孔維:給鄉村孩子一個七彩課堂

原標題:孔維:給鄉村孩子一個七彩課堂

看點:她係北京電影學院96級明星班班長,畢業時以優異成績進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喺演藝巔峰時期,她淡出銀幕結婚生子,為la5個悶死喺垃圾桶裏嘅畢節男孩,她選擇回到家鄉貴州,創立傳夢公益基金,發起“資教工程”項目,為改善山區孩子嘅教育現狀唔遺餘力。

如今,她重回公眾視野,希望借助更多人嘅力量幫助山區留守兒童。她就係著名演員、傳夢公益基金創始人孔維。 喺2018 XIN公益大會主論壇期間,孔維發表la《給鄉村孩子一個七彩課堂》嘅主題演講,介紹la自己17年公益之路嘅努力同感悟。

以下為孔維演講全文:

感謝組委會讓我喺這裏同大家分享一個小而美嘅公益項目——“資教工程”。資係資源嘅資,意喺整合更好嘅教育資源給到鄉村嘅孩子,我們有一個十分響亮嘅口號係“尋找講台上嗰個人,給孩子一個七彩嘅課堂”。此外我們支援貧困山區師資力量嘅建設,長期“資教”於鄉村教師,而唔係短期“支教”嘅誌願團體。

其實每次喺看宣傳片時,我都好有感觸,因為這讓我諗起嗰些孩子們唱歌時嘅樣子:有一點害羞,有一點靦腆,但當唱起歌來時又係嗰麼投入,一張張小臉喺嗰一刻就像被歌聲點亮la一樣。

我永遠唔會忘記喺層巒疊嶂嘅大山裏,喺小小教室裏,當孩子們拍著手跟我們一起唱歌時嘅場景,我諗這係我見過嘅最美嘅畫麵。

然而喺“資教工程”成立以來,咁樣嘅畫麵就一直顯現。喺我心中有太多關於佢哋催人淚下嘅故事,今天我係來分享項目嘅,希望更多朋友看到我們嘅項目,一起考我們可以一起為這些孩子們做點乜嘢。

因為2012年貴州畢節5個孩子被悶死喺垃圾桶裏嘅事件,讓我開始把目光投向留守兒童。我聽從內心嘅召喚,希望可以回到家鄉為這些孩子做點乜嘢。

但係我能做乜嘢?我真嘅唔明白!最原始嘅諗法就係捐錢,然而我們嘅捐款卻被拒絕la,這位拒絕我們捐款嘅校長說:國家九年義務製教育,孩子們唔缺書讀。

也有好多愛心人士修校舍、捐電腦,可係佢哋連拆封都冇打開過,因為唔會用,因為冇老師會教。

最打動我嘅係,這位校長說“唔希望養成孩子們從小就學會伸手跟人要,張嘴跟人哭窮嘅習慣”。

係嘅,給佢哋錢,錢會花光;給佢哋書包,書包也會背舊。惟有給佢哋最好嘅知識,才係改變佢哋未來最好嘅禮物。

所以孩子們最需要嘅係嗰個站喺講台上傳道授業解惑嘅老師,陪伴佢哋長大嘅朋友,真心愛佢哋嘅長輩。

於係2014年我成立傳夢公益基金,發起la核心項目“資教工程”,為孩子們留住講台上嘅人。

但其實真嘅諗要留住講台上嘅人太難la,為乜嘢?我給大家看一幅圖,這係貴州著名嘅秦樓24道關,以山路陡峭險要著稱,看著就讓人害怕。

如果拿這條路同去往我們合作嘅小學嗰條路相比嘅話,它根本唔算乜嘢。我記得有一次,我同一個教育局十分有經驗嘅老師傅開車去學校,他一直手把著方向盤,深呼吸緩解自己嘅緊張情緒。還有一次另外一個校長跟我一塊上去,我提醒他係好安全帶,而他卻打趣嘅說唔用,咁樣更安全,萬一出現狀況跳車比較方便。

就係咁樣一個學校,當地教育局喺一年當中先後派la4個公辦教師上去,而這四個年輕人都係入職流程走la一半就放棄la。

用佢哋嘅話說,情願唔要咁樣嘅公職,也唔諗喺咁樣嘅地方受苦。

可係咁樣嘅地方對於雲南貴州兩省大山裏太多la。

這所學校我第一次去嘅時候隻有30多個孩子,政府希望撤點並校,村民們唔同意,山高路險,到底點樣做?

我們做拾遺補缺,讓去到嗰兒嘅老師多拿一些補貼,還讓方圓20公裏之內嘅“資教小學”做後備力量,咁樣每周都會有教師騎著摩托車上山給孩子們授課。堅持到現喺,這個學校已經有100多個孩子la。

本質上我們解決嘅係師資問題,通過我們嘅項目為孩子們留住講台上嗰個人。因為再好嘅校舍如果冇講台上嘅嗰個人,也就係一堆石頭房子。

如果說小樹苗要長大需要陽光,也需要雨露。如果說語文同數學係陽光嘅話,嗰麼英、體、美、音咁樣嘅輔助課程就係雨露。

由於嚴重嘅結構性師資短缺,好多學校隻能保證基礎嘅數學同語文。好多人都冇上過音樂課,甚至連一首完整嘅歌也唱唔出來。最終我們決定把給孩子們一個七彩課堂作為資教嘅主要目嘅,喺教育資源如此匱乏嘅當下堅持讓孩子們唱一首歌,畫一幅畫。

這就係我們諗做嘅,通過咁樣嘅課程讓孩子們畫出心中嘅畫,唱出心中嘅歌。

我們都說希望農村嘅孩子同城裏嘅孩子喺同一條起跑線上,真嘅能做到嗎,答案係唔能。但係換一個角度來說,我們也可以做到。

我們可以讓佢哋共同擁有一顆健康快樂嘅心,有la這顆健康快樂嘅心,才有可能去談論未來,談論佢哋嘅教育。

“資教工程”麵對嘅80%都係留守兒童,這些孩子大多都缺少關愛同良好嘅教育。我也認識好多喺高校做心靈輔導嘅老師,佢哋說自己接觸過好多有心理障礙嘅孩子大多也曾經係留守兒童。而喺農村,生而唔養,養而唔教嘅情況比比皆係。

我們冇權力貿然責備這些家長,之所以會出現這些問題,好多也係因為家庭所需,父母外出打工。所以對於這些留守兒童來說,學校唔僅係佢哋可以學到知識嘅唯一場所,也係佢哋情感得以疏導嘅唯一場所。

而英、體、美、音這些輔助課程喺這個層麵上起到la唔可代替嘅作用,它可以讓孩子喺多樣化課程中感知世界,讓佢哋打開心扉,放飛夢諗。

我們甚至會支持資教教師喺節假日嘅時候上山下鄉,到村落把孩子們叫到一起寫作業,玩遊戲,甚至連洗頭、剪指甲咁樣嘅事情,好多老師們都喺做,我們就係希望可以讓資教老師成為長期陪伴佢哋成長嘅夥伴。

我們可以給孩子一個七彩課堂,給佢哋一個繽紛嘅夢諗,為佢哋撐起唔再委屈嘅天空。

有la陽光同雨露,更需要好嘅土壤。“資教工程”它又係用乜嘢樣嘅土壤來完成這個願景呢?

我們有兩個循環,首先係項目循環,包括學校審核,點樣樣招聘老師,點樣樣同政府對接等等。我們還有項目募資循環,我們有la全年嘅計劃就會去做宣傳推廣,把線上線下這些資源整合喺一起。目嘅隻有一個,可以募到更多嘅款項。

其實這兩個循環就相當於整個項目相互作用嘅摩輪一樣,有la好嘅項目才能募到更多款項;有la更多款項,才能把這個項目更好執行下去。我們嘅團隊要做嘅就係通過高效有組織嘅行動,來推動這兩個輪子向前進。

說la這麼多,效果究竟點樣樣呢?我給大家看一些數據。

“資教工程”自成立到現喺,我同團隊一共走訪la雲南、貴州兩省大山裏近200所學校,選la其中33所作為“資教小學”,今年還加la一所試點嘅幼兒園。

項目開展至今,學校嘅課程從最基礎嘅語文、數學,發展到現喺包括音樂、體育、美術、計算機、外語等8個科目,我們實現la給孩子一個七彩課堂嘅目標。

(資教教師正喺給孩子們上課 來源:中青報)

四年來,孩子們一共上la累計8.5萬多節英、體、美課程,各類興趣小組開展la1.6萬多次,參同學生達30多萬。我們還支持教師同校長到全國知名學校跟點培訓,留守兒童陪伴從一片空白到現喺上萬個小時專業教師嘅陪伴。

也許數據唔能說明一切,但孩子們嘅變化有目共睹。

今年4月份,我再次去到雲南騰衝,嗰裏象山小學校長跟我說,佢哋學校已經有30多年曆程,但係喺“資教工程”開展之前,佢哋從來冇過運動會,冇過聯歡會。可係資教老師來la以後,運動會同聯歡會已經成la學校同村子裏嘅盛大節日。一個學前班居然一下子可以拿出十幾個歌舞類節目。

現喺項目學校嘅孩子真正可以唱出心中嘅歌,畫出心中嘅畫。我們嘅孩子還可以說英語,也可以熟練嘅操作計算機。有些小孩子足球踢得特別棒,佢哋已經踢到世界,去到巴拿馬參加足球夏令營。去年我們嘅孩子參加全國性書畫類比賽,金銀銅獎全部拿回來la。

孩子們嘅改變對我同團隊來說就係最大嘅鼓勵,讓我們明白一切努力都係值得。十年育樹,百年育人,這八個字告訴我們做教育嘅唔易,也告訴我們做教育嘅重要性。更加告訴我們要以怎樣嘅心境,踏心專注嘅做教育。

唔僅要給樹木好嘅土壤,也要讓樹人者同樣獲得陽光同雨露,雙管齊下才能獲得更好嘅循環。

以上係我對公益淺顯嘅認識,公益17年,我一直相信隻要堅持做公益,哪怕隻影響到一個人也係愛心嘅力量。我希望通過同團隊嘅努力,唔僅要給山裏孩子帶來好嘅師資,更希望通過老師告訴孩子們,學習嘅目嘅唔係為la脫離貧困嘅家鄉,而係為la讓家鄉脫離貧困。

希望孩子們長大以後可以有能力,也願意去付出,也有能力付出。讓孩子們同我們一起構建一個同諧健康嘅社會,這才係公益嘅意義,再次感謝大家。

搜狐教育·智見獨家稿件,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智見微信公眾號:zhijiantalks

智見介紹:有趣、有料、有價值嘅教育話題同見解,喺這裏你可以觸達百餘位知名專家嘅教育理念同實操方法,讓你喺陪伴孩子成長嘅路上唔再孤獨!

更多:教育討論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