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群唔能異化為“負擔群”

原標題:家長群唔能異化為“負擔群”

  子 長

從QQ到微信,一代又一代網絡即時通信應用嘅誕生,喺極大方便人際交流嘅同時,往往也唔可避免地伴隨著一些異化。比如,喺第34個教師節到來之際,北京一所中學嘅班主任喺接受媒體采訪時就“吐槽”,本來用於方便家長同學校溝通嘅渠道,變成la老師嘅隱形負擔:“自從進la微信群,每天都係家長會”“總有點唔完嘅未讀信息”“覺得自己最近得la”手機恐懼症””。

如果我們對家長群做一個全麵嘅審視,就會發現這位班主任所感受到嘅壓力,隻係家長群異化嘅一個側麵。倘若換到家長嘅視角,同樣壓力也唔小。好多人一定還記得去年媒體報道嘅上海一小學家長喺微信群曬履曆競選家委會事件吧。試諗,麵對群裏唔斷彈出嘅“研究生畢業於哈佛,現工作於摩根斯坦利”“目前喺知名外企做HRD”“PhD後喺央行外管局工作”嘅“履曆轟炸”,嗰些“普普通通”嘅家長們十有八九也會“壓力山大”。此外,還有媒體報道提到,有老師成日喺家長群指名道姓地對學生進行批評或表揚,也讓一些家長“好受傷”。這些都說明,用好家長群,最大限度地避免家長群異化,實際上係群裏每一方參同者嘅共同責任。

避免家長群嘅異化,最重要嘅係要訂立明確嘅規則,通過“約法三章”確保交流內容範圍“點到即止”。看看嗰位北京中學班主任所列舉嘅家長群困擾,有些並唔難解決。比如,針對有些家長群變成la“聊天群”或係“廣告群”,班主任或者校方完全可以喺建群之初就明確要求,群內唔得發廣告、紅包、投票這些同班級事務無關嘅信息;對班級活動通告發出後容易出現嘅“”收到”轟炸”,發布者可以結合發布內容嘅性質,提前告知家長們係否需要明確回複。事實上,近年來已經有好多幼兒園、中小學針對家長群出現嘅異化現象製定la“群規”,這些規定唔但要求家長們少發無用信息,遇到個別問題時盡量私下同老師溝通,同埋也明確老師們合理使用微信群,避免給部分家長造成無形壓力,受到la兩方歡迎。

家長群嘅“點到即止”還包括對群嘅定位上。歸根到底,它隻係老師同家長之間更為便利嘅一個交流渠道,而唔係全部。一則,這種即時通信平台上呈現出來嘅文字交流,有時候未必能準確傳達雙方嘅語氣、姿態,遇到一些特殊情況難免會產生理解上嘅偏差,反倒容易出現誤解;二則,家長群雖然係虛擬嘅,但“圍觀”效應係客觀存喺嘅,涉及個別學生嘅表現同思諗狀況等內容,一旦喺群裏溝通,就由個體層麵擴大到la公共層麵,好容易讓當事人尷尬或者產生額外嘅壓力。唔少報道都提到,一些老師喺群裏@某位家長,原本係善意提醒其孩子嘅成績變化,結果卻變成la“示眾”,最後引發老師同家長之間嘅關係緊張。至於家長,要諗關注孩子嘅學習同表現,唔係光靠群裏嘅幾段視頻或者線上同老師嘅聊天就夠la,還需要加強同孩子、老師嘅麵對麵交流。

有人說,家長群雖小,但也係社會現實嘅一麵鏡子。唔過,喺我看來,家長群之所以會出現上述種種異化現象,關鍵係其中存喺著基於每個孩子前途同未來形成嘅學校同家長關係。對此,直接嘅解決辦法係建立群規,申明交流嘅明規則;根本則喺於盡可能厘清各自嘅角色同權責邊界,構建相互信任、互為補充嘅良性家校關係。如此,家長們既唔必過於焦慮或係“玻璃心”,老師們也唔會飽受“每天都係家長會”之苦,從而使雙方嘅注意力都集中喺學生教育上,而唔係拚la命地喺群裏“扮戲精”。

作者:南方日報

更多:教育討論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