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除新東方呢一必要條件,重新閱讀理解“周思成”

原標題:擦除新東方這一必要條件,重新閱讀理解“周思成”

文|馮瑋

14年前,尚喺大二、連美特斯邦威都覺得太貴嘅周思成肯定諗唔到,自己有一天會住喺2000平米嘅房子裏,收到LV嘅專屬創業賀禮。

14年後,周思成喺嗰封隻有一句話嘅辭職信上簽名時,冇一絲猶豫。

喺新東方嘅經曆就像完形填空,每一段經曆嘅疊加完滿la他嘅14年,而這份結果嘅對錯也早已唔係簡單嘅滿分同否就能衡量。

完成上一題嘅周思成,已經離開la徹底改變他嘅新東方,他說這次,他諗靠自己改變命運。d

“我曾以為,我永遠唔會離開”

當好多新東方人見到俞敏洪仍會緊張同拘謹時,周思成會嬉笑著跑去用力給他一個抱抱,每及此,俞敏洪也會笑著說:“隻有你總要抱。”

所有人都明白,俞敏洪係深深鐘意並欣賞這個大男孩兒嘅。

(俞敏洪&周思成合影)

“我係新東方最快樂嘅人,”周思成嘅語速慢下來:“我肯定係新東方最開心、最自由、最散漫嘅,我得到嘅寵愛係最多嘅,我可以三年都唔去開會,誰能有我嗰麼快活?”

“嗰時我真嘅以為我永遠唔會離開。”

隻係,事情嘅發展遠比曾堅信嘅情感來得更倉促。

去年底,新東方開始對喺線業務大規模調整,將原有嘅以錄播同直播進行業務區分嘅新東方喺線同酷學網,調整為以應試同非應試分類:新東方喺線將涵蓋線上所有應試類內容,酷學則偏向素質興趣類內容。

分類嘅重新定義,意味著周思成將從酷學轉向新東方喺線:“我同酷學團隊好熟悉,同埋喺人事層麵我也排喺酷學靠前嘅位置,但如果我去新東方喺線勢必會影響嗰邊嘅人事架構,可以預諗到至少有一方嘅位置會下降,然後心裏唔舒服。這唔係我諗要嘅結果,嗰我為乜嘢唔自己闖一闖更痛快?”

從蹦出這個諗法到確定這個諗法,一共隻有兩個小時:“我其實係認真諗la,然後就覺得嗰算la,出來做吧。”

於係,嗰個曾衝喺最前麵同離開新東方嘅老師對嗆、一次次聲稱:“我永遠唔會離開新東方”嘅周思成,喺第四次陪伴俞敏洪、陪伴新東方完成“夢諗之旅”後,真嘅離開la。

上一次他咁樣突然離職,還係14年前。

2005年3月,還喺上大二嘅周思成喺長沙當地嘅外語培訓機構離職,原因係嗰所學校嘅校長冇完成對他嘅承諾:“他說因為我嘅工作嗰個學校嘅四級班從每個班招三五個人,到一年後可以招三五十個人,所以要評我做佢哋嘅優秀教師。”

頒獎禮上,周思成穿著現喺回諗起來並唔帥氣嘅西裝,把頭發梳成大人模樣,他準備好la領獎時嘅感諗,排練好la自己名字被念到時嘅每一個表情同動作,一遍一遍,確保一切都係完美嘅。

“我乜嘢都預諗好la,卻沒預諗好之後嘅狼狽——我嘅名字壓根沒被念到。”

“於係我立刻選擇離開,打開報紙尋找新嘅機會,新東方進駐長沙係當天半版嘅廣告,現喺諗來應該就係我們成日說嘅天意吧。”

隨後嘅故事人們大多熟悉,19歲嘅周思成穿著標價390元嘅美特斯邦威、用4萬字嘅簡曆同稍顯稚嫩嘅試課,成為la長沙新東方嘅最早幾個員工之一,20歲任長沙新東方國內考試部主管、兩次獲得新東方集團優秀教師、四次獲得新東方集團人氣教師冠軍、四次參同夢諗之旅,五次登上“快樂大本營”舞台……

“這兩件事情好像對唔對?”周思成一手摩挲著手中嘅咖啡杯,一手托腮反問著身邊嘅同事。

“但因為第一次離開讓我遇到la新東方,所以我喺諗,這次嘅離開也許係老天再次給la我指引,同我說Yesterday once more。”

嘅確,兩件事嘅邏輯有太多相似,但後者顯然更像一個被寵溺過度嘅小孩,因為一場突如其來嘅負氣而毫無策劃便離家出走嘅故事。

隻係故事可以恣意猜測,現實卻常有草蛇灰線嘅伏筆,喺周思成宣布離職嘅嗰封《我曾以為,我永遠唔會離開新東方》中,一些字眼也可以感受到他選擇離開背後嘅深思。

“但係新東方巨大嘅航空母艦已經唔會為la某個人而有所偏倚”,“我覺得我嘅熱情還遠冇衰減,我有更多擁抱時代嘅諗法還諗實現;我已經冇嗰麼年輕,我唔能再等下去”,“我還諗給學生更好嘅課程,更好嘅服務,但係冇足夠嘅關注嘅資源,我冇辦法實現我心中嘅諗法。我們都諗過可能會失敗,但係失敗好過溫水煮青蛙以及自滿。”

周思成分析:“當一個公司做到像新東方咁樣嘅體量,去中心化係一個必須經曆嘅過程,此時對名師嘅突出已同企業邏輯發生對衝,作為需要被淡化嘅一方,雖依舊收到好多寵愛,但他並唔甘心於此;隨著新東方把主要關注點投放喺K12市場,大學市場已得唔到曾經嘅更多扶持,但周思成對大學生市場仍有期待,或許他自己去拚一把還會有更多可能;喺一個太舒服嘅地方呆久la,周思成諗看看、更諗試試外麵嘅世界。”

顯然,所謂嘅穩定同安逸,早已唔係周思成選擇理諗方向嘅唯一結局。

此時周思成喺追逐嘅或許也並非一場冒險,隻係喺一些變化後對自己仍可保持追逐之心嘅慰藉。

帶著“周思成主義”去創業

決定離開時,周思成心裏尚有20%嘅動搖,他找到同喺新東方且同他友誼深厚嘅孔瑋、宋智鳴同陸寓豐商量,卻沒諗到佢哋非但支持,也願意同他繼續並肩。

這或許也係屬於這個新團隊之間嘅隱形默契。

“居然都沒人拉我一把,佢哋都唔勸勸我。”周思成笑道:“但嗰一下就完全堅定la我嘅諗法,我也明白要開始籌備自己嘅公司la。”

(宋智鳴&周思成&孔瑋&陸寓豐)

周思成真嘅係一個做乜嘢都好快嘅人,語速好快,表情變化好快,對人從鐘意到厭惡嘅轉折好快,創業也好快。

五月九日,周思成前一刻還喺參加新東方嘅演講,下一刻就帶著自己嘅項目找到真格基金,並被對方稱為白富美團隊。

“佢哋說我們完全唔像係要創業嘅,好像我們眼裏冇絕望,也沒背水一戰嘅氣質。本來徐老師已經唔太管這些業務la,但我堅持一定要見到他。”

“徐老師其實唔太la解我,我就同他講la他離開新東方之後嘅我嘅一些事情;我明白徐老師係學聲樂嘅,我也係學聲樂嘅,所以我也同他聊la下這些,我需要讓徐老師明白我對教學教研還有產品嘅專業,我也要讓徐老師鐘意我、認可我。”

“其實我明白,現喺已經唔係投故事嘅時代la。”

“可周思成站喺嗰裏就係個故事。”

這中間還有一個稍顯遺憾嘅插曲。俞敏洪也曾表示希望可以投資思橙,隻係因為新東方內部出現la一些反對嘅聲音,表示思橙會成為新東方嘅競爭對手,俞敏洪無奈作罷。

“我好感激俞老師同暢姐喺當時支持我出去闖一闖並且當時就說要投資我,但我還係有點遺憾吧,如果思橙有新東方嘅血液,我會覺得從心理上覺得冇走嗰麼遠。”

一周後,徐小平同真格基金喺他連執照同賬戶都冇嘅情況下選擇投資數千萬元,半個月唔到,思橙教育正式成立,同時設立la北京同湖南兩個分公司:北京分公司負責技術同運營,目前約有二、三十人;長沙分公司負責教研同教學,團隊共十人。

6月5日深夜,周思成發布《我曾以為,我永遠唔會離開新東方》,結尾提及:“6月6日中午12點開始嘅全新平台暑假班,創業初期嘅我們,需要你真正嘅支持同愛。”

相較於他離開帶來嘅輿論風聲,嗰時嘅他隻擔心隔天中午嘅售課情況,因為他聽到過外界嘅聲音:“離開la新東方周思成直接垮掉點樣辦?出去la招唔到學生點樣辦?沒人支持周思成自己嘅課程點樣辦?”

這些質疑周思成也有,無數疑問同擔憂喺嗰天中午前轉化為唔安嘅心跳,每分每秒、一下一下地撩動他嘅神經。

(課程宣傳圖)

幸運嘅係,嗰些愛同認可,都還喺,“一笑而過”係列課程首日營收過百萬元。

周思成說自己從沒幫助乜嘢朋友喺自己嘅社交平台轉過廣告,可當看到自己開課嗰天有嗰麼多嘅朋友幫忙轉發甚至買課支持,他從心眼兒裏覺得感動。

他把所有嘅祝福同轉發都截圖發到la朋友圈,他說嗰一刻,忐忑才真嘅消散la。

截止到8月24日,經曆la考季、四六級以及暑期班嘅考驗,思橙教育暑期班報名超過4.4萬人次,總營收超過1189萬元。

終於,首戰告捷。

但周思成好清楚,市場留給他嘅考驗,絕唔僅此而已,從名師到創業者,他需要適應嘅還有好多。

從名師到創業者,他希望自己繼續“精致”

名師係一件藝術品,名師創業卻像係帶著風險選擇對藝術品嘅再加工。誰都明白,這風險如果冇帶來更為溢彩嘅流光,平庸將快速將名師嘅驕傲磨平耗盡。

周思成深諳此道。

從名師身份轉為創業者,中間嘅分寸他有自己嘅斟酌。

為乜嘢名師會離職?

周思成認為,當新東方、好未來等體量足夠大嘅公司已唔再會為某個資源或某個老師去傾斜過多嘅時候,習慣la喺閃光燈下嘅名師一定會喺一個恰好嘅節點,尋找新嘅可以讓其再度成為中心嘅位置。

“這個位置也許係另一個公司嘅創始人或高管,比如粉筆公考嘅張小龍同袁東;也許依然係名師,比如有道考神嘅趙建昆同考蟲嘅尹延同石雷鵬。”

“可係為乜嘢佢哋會走?這總歸係個扯唔清嘅問題la。”

“但既然走la,就唔要回頭。”

點樣樣利用好名師這個長板?

徐小平給la周思成一個建議。

(徐小平&周思成)

“徐老師說讓我唔要向職業經理人嗰個方向去發展,要向徐老師嗰樣,把控好我認為重要嘅東西,同時把專業嘅事交給專業團隊、相信團隊,我嘅義務係發揮教學嘅長板,做好自己課程內容就好。”

“名師團隊這個長板,也係現階段思橙整個產品體係嘅核心。”

周思成將最早上線嘅產品設計為三大名師嘅九門課程,九科聯報可直打五折。“網課嘅好處係我先唔用上線太多產品,我先做好一個課程,通過老師嘅帶動同實質嘅教研教學實現結果量化,然後學員就可以翻番,比線下嘅課程輕鬆好多。”

“所以現階段我們就係繼續鞏固IP嘅價值,學員數量陸續增長後,讓IP、運營、產品同教研都穩步成為長度相當嘅板子就好la。”

點樣樣適應創業者嘅身份?

“雖然希望自己專注長板,可創業好像還真嘅唔可能讓我隻安心做老師就好。”周思成苦笑:“創業把我嘅時間打散la。”

“比如暑假班嘅時候我正喺上課,突然有一筆錢要批,而我又係個好注重細節嘅人,乜嘢地方用幾欄、每個地方用幾個字,包括需要幾把椅子,椅子應該乜嘢顏色,所有嘅事情都要問我。”

(周思成自己草擬、裝訂勞動合同)

周思舉la好多例子,細數自己所要麵對嘅“雜事”。而此時嘅他好像紅樓夢中對鳳姐嘅一段形容:鳳姐臨時抓寶玉屋裏嘅小紅跑腿,說“外頭屋裏桌子上汝窯盤子架兒底下放著一卷銀子,再裏頭床頭間有一個小荷包拿la來。”

當la家嘅周思成就像書中嘅橋段,一切曆曆有數。

“這些事情真嘅好多、好雜,會有點抓狂,但係也要保持微笑。”周思成低頭諗la諗說道:“好像做創業者也挺難嘅,但係我喺努力去保持嗰種感覺,我自己嘅平衡同工作嘅平衡。”

“我還喺努力。”

思橙嘅同事說周思成係一個好愛惜自己羽毛嘅人,他有自己嘅驕傲,而掙紮嘅係,當一個驕傲嘅人成為創業者,意味著他一定會遇到需要放低自己嘅時刻。

唔理係喺新東方還係同娛樂圈嘅交集,周思成喺14年間已積累la足夠多嘅資源,但當開學季到來,同事同他商量要唔要通過高校資源去舉辦一些進校活動嘅時候,周思成嘅確為難la、猶豫la。

結果顯然係唯一嘅,他主動聯係la高校嘅一些關係,也促成la嗰些活動。

“創業需要偶爾去妥協一些自己本唔願接受嘅東西,他喺適應這個挑戰,我們都覺得他做得好好。”朋友笑道。

大學生市場:依舊可期

目前,思橙教育主要推出la四六級、英語學習產品同考研三部分內容,周思成分析未來思橙會相對更關注非應試類內容,但仍舊主要關注大學生市場。

周思成認為,大學生市場主要有幾個特點:

其一、大學生市場體量足夠大,學生麵對四六級、研究生、出國留學嘅考試需求,為教培行業帶來la足夠大嘅市場。

其二、大學生關注性價比高嘅產品,這也就意味著大學生產品需要既有價格優勢又有質量保障。

“但市場上好多產品嘅價格越來越低,如果大家都推出差唔多內容嘅話,嗰這個定價點樣把控,其實需要我們再仔細研究。”周思成補充。

其三、大學生普遍迷茫,這也就為可以成為榜樣嘅嘅名師IP帶來展示自己嘅舞台,而唔同風格嘅教師往往也能吸引相同類型或者向往該類型嘅學生。

“各有各自嘅用戶群體,學生特質同教師特質相匹配,所以名師嘅流量唔需要擔心,無非大小而已。”

“但大學生市場係更難嘅一條路,關鍵係對大學生心智嘅占領同爭奪。”

為la爭奪,他希望自己足夠努力,讓學生看到揮汗如雨之後就能帶來揮金如土嘅生活;他也希望自己足夠專注向上,於係他從唔抽煙飲酒泡吧甚至看綜藝,他隻把時間放喺關鍵嘅事情上,比如他每天都會看學員給他嘅留言。

周思成宣布離開嘅嗰天,有學生留言指責他”忘恩負義“,他微微偏頭,深吸一口氣,認真地說自己沒辦法要求所有人嘅理解。

但有一點他好確定:要去哪裏,要做乜嘢,都係他嘅自由。(多知網 馮瑋)

更多:教育討論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