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大學總有些沒啥用嘅課?老師一個PPT用七八年

原標題:為何大學總有些沒啥用嘅課?老師一個PPT用七八年

  近日,教育部印發la《關於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通知》(下稱《通知》)。《通知》中要求嚴格本科教育教學過程管理,淘汰“水課”,加大過程考核喺課程總成績中嘅比重。

消息一出,迅速上la微博熱搜榜。同學們紛紛留言表達la自己嘅看法。

這些言論並非空穴來風,好多問題已存喺多年,成la高校教育嘅“特色”,甚至學生教師們都已習以為常。

一門課嘅課件用la7、8年,教授內容陳舊

已經上大三嘅陳安這學期依然要上《大學生職業發展同就業指導》這門課。這已經係她第三次上這門課程la,從大一到大三每一年她這一級都要學習這門課程,“每周兩次課,一上就係半天”。

陳安跟同學們都諗唔通學校為何如此安排,她認為學校對佢哋這一屆嘅培養計劃有問題,“反正拿到課表就隻能去上課la,我們有意見也沒辦法,這算學校對我們嘅培養計劃。”這門課係必修課,要算學分。

上過三次同樣嘅課程,每年教授內容差別大嗎?陳安沒覺得有乜嘢差別,從大一開始喺這門課上嘅收獲就唔大,她諗唔出這門課對職業規劃能起多大作用,陳安現喺喺準備考研。

“趕緊把這門’水課’取消la吧!”另一名同學喺微博下留言。根據這名同學嘅說法,上這門課完全係喺浪費時間,他認為“年輕人嘅精彩就喺於唔斷嚐試,你讓我現喺規劃好la有乜嘢意義?”這名同學喺這門課結束嘅時候,按照老師嘅要求交la職業規劃嘅作業,一張試卷紙上寫出la自己嘅職業目標同實現方案,這門課嘅學分算拿到la,但他說自己隻係胡亂編嘅。

僅僅係為la拿學分。?喺課堂上,學生們都喺玩手機,“這種水課基本沒人聽嘅”。

唔隻係《大學生職業發展同就業指導》這種課程,喺好多專業課?上,學生們聽課情況也唔樂觀。

有些同學表示,老師還喺用幾年前嘅課件講課,上課方式就係看著課件“照本宣科”,學習嘅內容早跟唔上時代潮流la。

根據西南大學碩士生田小軍公開發表嘅論文《大學生學習投入視角下嘅高校課程質量問題研究》,他認為高校作為傳播“高深”學問嘅地方,“高深”唔僅體現喺知識嘅專業性層麵,同埋反應喺知識嘅前沿性?方麵。學校有責任將各專業學科嘅最新研究成果納入到課程內容中,展現當前社會、科技發展嘅麵貌,使培養嘅人才始終處喺社會同科技發展嘅最前列。

除此之外,喺專業課程目標上處於低水平,嚴重影響la學生們學習嘅積極性。田小軍研究數據統計結果顯示,高校對學生課程知識掌握嘅要求喺“記憶”、“分析”這些相對低水平嘅認知上,喺“綜合”、“判斷”同“運用”等深層次嘅學習要求較少,這種淺層次嘅學習無法將新知識整合到已有嘅知識體係中,造成la大學生無法達到較高水平嘅現實。

公共課程好“水”,專業課程也無法達到深入同專業嘅效果,陳安諗過通過一些途徑反饋給學校。大一第一學期期末,教務處要求每位同學對教師同課程進行打分。陳安介紹,當時喺網上做la一份調查問卷,內容就係讓同學們填表說明對課程嘅滿意程度,“但係表格實事求係地填好la,下個學期上課還係老樣子。?”反饋也流於形式化la。

每學期末,教務處同樣會要求對上課嘅教師做出評價。“有十分滿意、比較滿意、滿意、唔滿意、十分唔滿意五個選擇,”陳安說,“因為係登陸學號填寫嘅,教務處會反饋給授課教師,所以好多同學唔敢寫真話,擔心期末成績會唔好。”喺給部分授課教師填寫“滿意”嘅背後,實則係“唔滿意”。

上課質量差,責任完全喺教師嗎?

這個問題嘅根源係乜嘢?蘇州大學嘅馬誌強喺其公開發表嘅論文《高校教師績效考評嘅現狀、問題及對策》中認為,對高校教師績效考評標準導致la這一結果嘅發生。有些高校喺對教師進行績效考評時,長期存喺“重科研,輕教學”?嘅傾向,導致高校教師普遍熱衷於科研,喺教學上投入嘅精力唔足。所以他提出,高校應從道德素質、教學工作同科研工作三方麵來對教師進行全麵考評。

湖南師範大學嘅胡小桃喺論文《從高校教師發展狀況看我國教師考評製度存喺嘅問題》中表達la對此事嘅感觸。胡小桃曾獲批la國家級精品資源課程嘅建設,但係喺團隊組建之初卻遇到la困難,“高校教師對教學研究同教學質量提升嘅態度好冷漠,唔太重視。”

其稱,好多高校對於教師科研情況同職稱評定之間有明確嘅條文規定,而對於教學業績同評定職稱之間嘅關係,除la滿足教學工作量同無教學事故,基本冇進一步製定細節。

政策點樣樣落地?

對於教育部印發嘅《通知》,周刊君詢問la幾所大學教務部門,均表示目前還唔清楚具體點樣樣實施。

“水課”實際係一種口語嘅說法,喺此次教育部嘅通知中也冇明確界定。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認為,所謂“水課”就係課程冇知識含量,學生喺課堂上好愉快但係冇收獲知識,這種課程也容易讓學生通過。

“按照歐洲大學嘅課程標準,我們百分之八十嘅課程都係水課”?,周光禮坦言,“我們嘅大學特點係課程數量特別多。”一般本科生大學畢業要修滿180多學分,我認為,實際上修滿100到120學分就可以la。讓每一個學分應該發揮價值,需要學生課下花費大量嘅時間去消化。”

至於“水課”嘅具體標準,既可以係教育部製定,也可以學校製定,“當然最好嘅係學校根據各專業教學情況綜合考量。”周光禮說。

嗰麼咁樣嘅政策該點樣樣落實?

喺以往對教師嘅考核中,學校教學管理部門隻看期末考試結果。如果學生考試成績呈現正態分布,嗰麼教師嘅教學結果則係正常嘅。但考試結果無法證明學生真正學到la知識、增長la能力,“隻能說明學生喺考試之前背書背得還唔錯。”

如果要加強過程管理,學校就要喺加強對教師授課嘅監督。?“學校教學管理部門派督學進入教室聽課,考察教師喺課前有冇對課程進行設計、有乜嘢樣嘅活動,課堂目標有冇達到,監督教師喺課堂上嘅教學行為。”周光禮介紹。喺冇督學嘅時候,學生喺每堂課下課後應及時反饋課堂質量,以這種方式強製讓教師重視課堂質量。

以美國一些高校為例,學生們下課後會及時填寫學校嘅調查表,將上課情況反饋給教學管理部門。“如果發現有大量學生都唔認可教師,嗰麼督學就會進行調查。”周光禮認為,喺國外,學生們有較強嘅消費者意識,“這堂課係要花錢買來嘅,嗰這節課嘅上課質量值唔值讓我花這麼多錢?”

談及更深層嘅原因,高校現有嘅考評製度也喺一定程度上阻礙la教師們提高上課質量。高校量化管理嘅原則下,對教師嘅考評看重嘅係教師喺核心期刊上發表嘅論文數量,由於課堂質量無法量化,一般唔作考評。學校能改變嗎?“好難,”周光禮說,“我們國家要做學科評估,搞雙一流建設,全部都係靠科研,冇學校敢唔重視。”

周光禮回憶,喺2012年,中國人民大學曾有過一次改革,嗰一年學校隻考核教師們嘅教學質量,唔考核科研成果,結果當年論文發表數減少la50%,造成la學校排名嘅下降,資源嘅流失。

教育部此次要求減少“水課”,加強過程管理嘅政策具有積極意義,預示著我國大學開始向注重教育質量邁出la新一步,但落實到高校嘅具體實施,則需要多方麵嘅支持。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安為化名)

更多:教育討論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