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唔能做特教老師?10名“特殊兒童”嘅大哥哥正喺改變課堂

原標題:男孩子唔能做特教老師?10名“特殊兒童”嘅大哥哥正喺改變課堂

看點:有咁樣一群人,她們敢於擔當、任勞任怨,隻手為“特殊孩子”們遮風擋雨,撐起一片藍天。

她們服務著全國2000餘所特殊教育學校,近58萬特殊教育喺校學生,守護著“特殊孩子”嘅上學夢諗。如果說每一個“特殊孩子”都係折翼嘅天使,嗰她們就係用愛心守護折翼天使嘅天使,她們用自己嘅愛心同耐心澆灌著這些遲開嘅花苞, 靜待花開。

這就係特教!

喺第34個教師節即將到來之際,由教育部、中國殘聯同交通銀行共同設立嘅“交通銀行特教園丁獎”喺上海舉辦la2018年度表彰活動暨交行公益品牌發布儀式,今年共有105名教師獲評該獎項。

據悉,“通向明天”交通銀行殘疾青少年助學計劃執行十一年來,交通銀行累計撥付善款1.04億元,3.6萬殘疾學生得到la資助,126所特教學校得到la補貼,1600位優秀特教教師同223位優秀殘疾大學生獲得表彰,5280名特教教師受益於助學計劃支持嘅培訓。

搜狐教育推出“交通銀行特教園丁獎”獲得者專訪係列,讓我們一起來la解特教老師們嘅故事。

本期我們帶您認識包頭市青山區特殊教育學校崔恒老師。

男孩子為乜嘢唔能做特教老師?

作為一名男特教老師,當崔恒第一天走進特殊教育學校校園嘅時候,就麵臨著學生家長、家人、朋友質疑嘅聲音。這些質疑嘅焦點喺於:“一個男孩子幹乜嘢唔好,非要做特教老師?”同“一個男孩子做特教老師,能待多久?”

崔恒目前就職於包頭市青山區特殊教育學校,係10名“特殊孩子”嘅老師。2011年,崔恒從包頭師範學院畢業後就開始做特教工作,到如今已經7個年頭。

“剛開始嘅時候家人也唔理解,佢哋覺得向人哋介紹我嘅職業時有點唔好意思,我去教這些智力障礙嘅學生,佢哋覺得有點大材小用嘅感覺。”崔恒說。“此外,我剛到特殊教育學校嘅時候,五、六十個孩子擠喺一個空間好小嘅二層小樓裏麵,冇乜嘢活動嘅場所,孩子們生活嘅特別憋屈,我當時也有些失落。”

然而,崔恒並冇喺質疑聲中退縮,相反,他更加明確la方向,開始一步步地前行。

於係,針對他嘅質疑聲越來越少,但係另外一種聲音卻越來越多:“崔老師,你會唔會走掉?”同“崔老師,下學期係唔係還喺?”

但係崔恒明白,家長們對他嘅態度變la,佢哋係害怕自己離開。

“老師,有你真好”

崔恒現喺係10名“特殊兒童”嘅大哥哥,也係佢哋最信賴嘅朋友,從教7年以來,他用一顆真誠嘅心去關心著每一位學生,贏得la孩子同家長們嘅信任同尊重。

許多特殊孩子會推搡夥伴、唔分場合大喊大叫、摔東西、甚至傷害自己身體,但係喺崔恒看來,佢哋隻係唔明白怎樣去表達自己要乜嘢、唔要乜嘢。

崔恒現喺所帶嘅10名“特殊兒童”中,有一名自閉症兒童,三名患有唐氏綜合征,剩下都係智力障礙嘅學生。

“特殊兒童”普遍存喺敏感、自卑、易怒、多疑退縮、唔愛同人交往、唔識得點樣樣保護自己等特點,同埋“特殊兒童”對自己行為嘅控製能力相對較弱,容易形成好多唔良習慣,這就需要老師有極大嘅耐心去幫助佢哋克服。

“但係這些孩子嘅本質都係好善良嘅,需要老師去示範,告訴佢哋乜嘢係對嘅,乜嘢係唔好嘅。”崔恒介紹,經過幾年嘅訓練,孩子們都變得好有禮貌,行為習慣也大大改觀la。

崔老師每年都要唔少於兩次嘅深入學生家庭中家訪,通過家訪la解班級中學生嘅家庭情況。喺一次家訪中,他發現一個智力障礙嘅孩子家住喺棚戶區用鐵皮同彩鋼房材料搭建嘅一個小屋,裏麵黑乎乎嘅,人要貓著腰才能鑽進去。

“當時我就被震撼到la,這個地方還能住嗎?”崔恒後來la解到這個孩子嘅媽媽得la胰腺癌,爸爸係環衛工人,工資特別少。

於係,崔恒就組織全校老師捐錢,喺各個公益平台籌錢,最後幫助孩子嘅媽媽做la手術。

“手術成功後,孩子十分開心,他跟我說la句‘崔老師,太謝謝你la,有你真好,你真好’,我當時一下子就受唔la,眼淚流下來la。”崔恒說道。

“他為生活唔能自理嘅學生係鞋帶、穿衣服、擦鼻涕、甚至幫佢哋處理上廁所拉喺褲子上嘅汙物,作為一名年輕男教師真嘅好唔容易。”一位學生家長咁樣評價崔恒。

靈動嘅課堂

崔恒係心理學專業畢業,麵對實際工作中遇到嘅這些問題,他會充分運用所學嘅心理學知識,尋找孩子們行為問題背後嘅心理根源,讓自己嘅課堂變得更加靈動、有趣,幫助孩子們改善情緒、矯正行為、解決問題。

第一,崔老師嘅課堂將沙盤遊戲帶入教學中,培養孩子們溝通互動嘅能力同邏輯思維能力,同時他也為行為問題突出嘅自閉症孩子建立成長檔案。

第二,通過算盤讓孩子們學習加減法。這運用la特殊孩子形象思維占優勢嘅特點,更有助於佢哋嘅學習。

第三,讓孩子們成為夥伴。崔恒把班裏嘅孩子編上號,將號碼可以湊成10嘅一對孩子稱做‘互為好朋友’,讓佢哋一起搭檔遊戲、學習、做康複、搭檔周末外出等,孩子們也所以收獲la友誼。

第四,幫助孩子們康複。“特殊孩子嘅成長,需要康複同教育相結合,但係當孩子們失去對器材嘅興趣後就開始抵觸康複訓練。於係,我把每一次康複課設計成‘探險之旅’。喺起點,我會告知孩子們路線、遵循怎樣嘅規章、點樣樣尋求幫助、怎樣尋找隱藏嘅‘寶物’、終點有何種獎勵。”崔恒說。

所以喺崔恒嘅康複課上,操場上排列嘅康複器材成la孩子們探險途中嘅“千山萬水”。它們時而你追我趕,時而相互扶持,時而認真寫下“通關秘籍”傳給隊友,時而拿起算盤算出貼喺某個關卡嘅題目……

因為康複,孩子們收獲la好多。

第五,教給孩子們生活嘅技能。喺崔恒看來,特殊教育嘅初心係讓孩子們享受當下嘅生活。

於係,崔恒開展la緊貼生活嘅實踐課程。讓孩子們喺課上學習點樣樣拍照、點樣樣下載音樂、點樣樣拍小視頻、點樣樣用微信同同學聊天、點樣樣使用電子地圖、甚至還學會la點樣樣使用ATM機……

第六,通過職業訓練課讓每個孩子掌握一門生存嘅技能。

“特殊學生”畢業後嘅生存問題一直係崔恒特別擔憂嘅事情,這些孩子冇學曆,如果再冇一技之長,畢業後點樣樣喺社會上立足?所以他向學校申請開設職業培訓課程,帶領學生做頭花、鑽石貼、製作數字油畫、做串珠製品、手工肥皂、手工口紅、眼線筆,他同孩子們將做好嘅成品拿到校外義賣,受到la人們嘅歡迎。

“孩子們最開心嘅,係用勞動所得去美美地食一頓‘洋快餐’,再看一場有趣嘅電影。”崔恒說。“勞動,讓孩子們體會到成功同喜悅,收獲la自信,更讓孩子們有一技之長,有la喺社會立足嘅可能。”

同時,喺得到愛心人士嘅幫助之後,崔恒也鼓勵孩子們做一些手工送給愛心人士。孩子們嘅心態也從剛開始接受幫助時嘅“理所當然”,變成現喺嘅識得感恩,用一些小禮物去回報他人。

特教伉儷,攜手同心

如果一個家庭中有一位特教老師,他可能就冇太多時間操持家庭。嗰如果一個家庭中有兩位特教老師應該係種乜嘢樣嘅體驗?

崔恒就生活喺咁樣一個家庭,她嘅妻子黃永蘋也係一名特教老師。

黃永蘋喺包頭市社會福利院工作,2014年福利院成立la特殊教育學校,黃永萍就帶著13名老師一起為特殊孩子們服務。

“福利院裏嘅孤殘兒童,唔僅僅係殘疾嘅,同埋都係孤兒,佢哋更需要好嘅教育條件同環境。”黃老師說。

喺談到點樣樣看到丈夫嘅工作時,黃永蘋表示,因為共同嘅理諗同職業,兩個人從情感上同從工作上都彼此特別理解,同時也鞭策對方喺特教這條路上唔停地走下去。

“我們兩個工作之餘喺一起嘅時候,也討論好多有關工作嘅事情,如果有la孩子之後,我諗喺這種家庭氛圍嘅熏陶下,他也可以理解父母。”黃永蘋說道。

喺談到此次獲評“交通銀行特教園丁獎”嘅感受時,崔恒坦言“係好惶恐嘅”。

“我覺得自己做得還唔夠,被推選得這個獎以後,我覺得自己壓力更大la,以後我會為特殊孩子們做更多嘅事情,這係對我接下來工作嘅鞭策。接下來我覺得應該俯下身來傾聽孩子們嘅心聲,更多嘅去la解到佢哋真正諗要乜嘢,找到真正適合特殊孩子嘅教學方法,讓佢哋喺幸福快樂,受尊重,受愛護嘅學校環境中學習、生活。”崔恒說。

搜狐教育獨家稿件,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更多:教育討論hk